都衍

有时醉里唤卿卿。把著花枝不应。

归双燕

  虽然我已不再向别人述说你,


  也不再向你述说我自己,


  但其实早就在心底为你淋漓地划出过几笔——


  嘘,欲吻一个留存作纪念的秘密,务必轻轻地。


  那是比分离还早的分离,一切结束被预见都把肇始先于。


  你满怀惊惶地瞥向永恒的瞬间......!


  我那时以为我们两个为命运所幸。


  晚安,亲爱的,你——


  将与我欢笑,醉饮,...

2018-12-13

醉高歌

我为什么还没有放弃会有一个能真正理解我的人——这种妄想呢。


“……还是你这就想上床睡觉,让那颗牙不再疼呢?”


让那颗牙不再疼。

2018-11-21

巫山一段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We Met and Then Parted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A Scandal in Bohemia

    ...

2018-11-17

诉衷情

      觉得那些并不知Hedonism,快乐主义,为何种概念,但是最大限度地身体力行了一番何为“人嘛,活着开心最重要啦”的人们有时候肤浅得令我难以置信。


       好歹您也把终极人生目标稍微上升一下成幸福吧?


       快乐、悲伤、愤怒,这些被数不胜数的因素,以防不胜防的形式所轻易操控的情绪,我怎么也想不出竟然会有人将它们定义为自己的人生意义的。...


2018-11-12
1 / 9

© 都衍 | Powered by LOFTER